中國傳統文化信息網 歡迎您!
加入收藏 | 設為首頁
新聞動態 更多>>
·  中國十大文化人物
·  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開幕 習近平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出席
·  習近平看望參加政協會議的文藝界社科界委員
·  習近平出席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并發表重要講話
·  鑄魂鑒史 珍愛和平——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...
·  文化部向抗戰老干部頒發抗戰勝利70周年紀念章
·  文化和旅游部認真辦理重點督辦建議 弘揚優秀傳統文化振興傳...
·  175地被命名為“中國民間文化藝術之鄉”
·  “我們的中國夢”——文化進萬家文藝小分隊深入基層
·  關于編輯出版《輝煌70·新中國功勛藝術家》的通知
·  “最美中國人”大型美術作品展在京開幕
·  各地干部群眾滿懷信心迎接十九大
藝術展廳 更多>>
·  楊曉陽
·  胡抗美
·  張海
·  黃永玉
·  靳尚誼
·  史國良
·  蘇士澍
·  沈鵬
·  李鐸
·  韓美林
·  馮遠
·  范曾
理論研究
所在位置:首頁 > 理論研究

書法與愛情一樣,經典道白!

來源: | 發布時間:2019-2-18 17:31:39 | 瀏覽次數:
世界上的任何事情都可以談論,唯獨兩件事不行,那就是書法與愛情。愛情,是因為其普遍、其泛濫和流行,屬下里巴人;書法,卻是因其孤傲、其清寒和不羈,類陽春白雪。一為入世,一為出世,前者是人的事,后者是非人的事。非人即仙,這是對書法最高的評價了。

兩者,一個在東一個在西,一個為馬一個為鹿,但奇怪的是,命運卻十分相同。同在什么地方呢?說來很簡單,那就是兩者的所指都很難確定。什么是真正的愛情呢?愛情幾乎隨處可見,白頭偕老的夫妻在這個世界上數不勝數,可真正的愛情又有多少?什么是真正的書法呢?從稚童的描紅到大師的臨帖,單從情狀看,誰能說有什么不同?博大精深傾其畢生,是寥寥數筆,附庸風雅奴顏媚骨,也是寥寥數筆。誰能辨其真偽?誰敢說誰就是書法?誰又敢說誰就是真正的書法家?所以,書法和愛情是不便談論的,不是不能談論,而是無法談論。愛情是一頭象,誰尋找愛情,誰就是摸象的瞎子;書法也是一頭象,而且大象無形,誰談論書法,誰就是摸象的瞎子的瞎子。

一個人,在路上走,長途跋涉已多年,很難有凡間的事能讓他停下來,能讓他改弦易幟賣身投靠,惟有愛情;這個愛情,不是概念的愛與情,而是愛的生理如心跳、惶恐、莫名興奮與寢食難安,情的心理如纏綿、沉迷、如膠似漆與相見恨晚。同理,一個人,從藝多年,繪畫、詩文、琴與瑟、理學與玄學,均狂放不羈,很難有某一單項的藝術能讓他跪伏稱臣,能讓他頃刻閉嘴噤若寒蟬的,惟有書法;這個書法,也不是概念的書與法,而是“書”的尺度如狂放、抑制、一瀉千里與咫尺騰挪;與“法”的范疇如造紙、制墨、研磨、腕力、筆觸以及墨紙的結合和下筆的不穩定性。

書法,寫的是字,但,書法是不把字當字寫的,既然不把字當字寫,為何寫的又卻是字?這是書法的絕妙之處,但也是書法的無可奈何之處,是通常所說的破綻,是屬于天機泄漏、天衣有縫的。書法像魚目,又是珠,乃至于魚目混珠:書法寫的是字,所以看書法時有人定要看出字意來。書法的水,又多是寫書法的人自己弄渾的,什么氣功書法、雙筆書法的便是。不過,這些都是小家的事,大師全不理會這些,大師寫的字不是給人看的,即使兩個大師是摯友,也全不看彼此的字。寫字只是一種需要,跟吃飯一樣,有什么好看的。誰曾為吃飯的樣子著過書立過說?從古到今,看來沒有。大師的字,你當字看,他皆大歡喜;你不當字看,他也皆大歡喜;哪怕你不看他的字乃至罵他的字,他也皆大歡喜。不過,這樣的大師,從古至今又有幾人?二王?四僧?反正,我不知道!

所以,還是回過頭來談淺薄的愛情。愛情不是書法,不是可有可無的,愛情是人一生中必須進行的一件事。你可以說我不喜歡書法,但你不可以說我不要愛情。愛情也很可以魚目混珠,比起書法而且要更容易一些,書法畢竟還要寫,還要研墨,還要一支叫狼毫的筆。假的愛情只需甜言蜜語,只要有錢,只需有一副好身胚。其中,錢稍稍難些,其他都是現成的,用不著去別處張羅。婚姻可以買賣,愛情卻斷斷不能作金錢交易,一交易便不再是愛情了。書法,起碼也如同這愛情,不能買賣,那些以尺論價的書法家,想必是知道這些的,不過,他們不把自己當大師看,你也拿他沒辦法。有愛的人,見花非花,見人非人,見獨木橋猶如見康莊大道;有情的人,負重若輕,蒙難若易,見飛淚若見微笑。反過來,知書之恢恢乎如橫空出世的人,見墨不是墨,見芍藥不是芍藥,見命懸一線猶若見拈花一笑;而,知書之不外乎寫寫字畫畫圖的人,見硯也不是硯,見芭蕉更不是芭蕉,見寬衣解帶的女子一如見失散多年的姐妹。

知愛情與知藝術疆界的人,是無福無緣無現世作用的人,卻又是星空之宿物;愛情的一見鐘情與藝術的油然而生,它們,才是同一個東西,一個命懸一線,一個拈花一笑。將書法與愛情放在一起談,似乎有些低級趣味,但細想想,哪樣東西和書法放在一起談,不低級趣味?書法不好談,談的又可以是書法,僅這兩樁,便可見書法的偉大。

 
上一篇:淺談藝術市場中的馮超然
下一篇:沒有了!
 
友情鏈接
 
央視網  網易  搜狐網  新浪  新華網  文化部  人民網  雅昌藝術網  中國書法家協會  中國美術家協會  中國作家協會  北京畫院  中國國家畫院  中國國家圖書館  北京大學 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  中央美術學院  中國文聯 
版權所有:中國傳統文化信息網  京ICP備150123456號 技術支持:北京網站建設珠寶設計培訓
新3d彩票计划软件